韩娱之勋_ 第43303章


    大魔王养成计划
    末日残民
      我认真地点了点头。
    [柳暗花明:第四十五章 离开]
      “夜兄,怎么这么早就告辞呢?这可不象你!”陆公子见夜浮生起身告辞,有些诧异。没等陆兄话音落地,夜浮生已经离开了房间。
      昨夜秦如风心中总觉得有些不踏实。天刚朦朦亮,便踱步到柳云昔房外。
      “属下无能!让庄主费心了!”众人齐声说道。全才保镖
      我觑了他一眼,反问道,“你说呢?”虽然,我和夜浮生有了肌肤之亲,可是说实话,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更何况与我偕老之人必须是心与身绝对只能由我一人拥有!而他能做到吗?
      沐清影见状,立刻也收了剑,一个箭步跃到我的近前,幽黑的眸子满含着担忧和焦虑,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
      当日,我便以野果充饥,以溪水解渴,以小庙为中心,向外探路。无奈我是个路盲,绕来绕去,总是围着小庙转,怎么也找不到下山的路。加之身体疲乏,遂决定明日再继续!可是,当天夜里,正准备休息,一阵轻轻的敲门声惊醒了我。
      沐灵月暴躁地催喝着众人,“上!快上呀!”
    动漫热
      我忙揽住她,柔声劝解道,“别哭!别哭!”说着,我抬眸望向沐清影,他似颇有感触般,满怀同情地望着那女孩!望着他有些飘忽不定的眼神,我知道他又想起了曾经的过往,陷入了哀伤的往昔回忆中!
    
      我无视进来的夜浮生,李参军和沐清涧等人,轻轻地将头倚进了秦如风的怀中!斯时,沐清影的离去,当初与夜浮生的诀别,都闪现于脑海!不觉间,如泉的热泪已经盈满眼眶!我忙阖紧眼帘,然而还是无法阻止泪水从紧闭的眼角悄悄溜出,大颗大颗地顺着面颊的滚落!为了不让夜浮生发觉,我只是将头更紧密地靠向秦如风温暖的胸膛!公子风流
      “至于清影,你推测得对。实际上,他只比我小一岁。去年你问他,之所以他要说18岁,主要还是在于他对我娘的怨恨,和对爹的不满!”夜浮生有些无奈地说道。
      我撇开他的手,摇了摇头,“我没事!”说罢,我找了个背风的地方,坐下闭目休憩,只待夜幕完全降临!因为下山需要大约两个时辰,所以一到戌时,我便和沐清影启程向山下行去!不过,沐清影却并没有沿着夜浮生当初领我们上山的路行进,而是另选幽僻小路下山,并且他似乎对这崎岖小径还异常的熟捻!当下,我不禁暗暗生奇!吾为主神
      夜浮生淡笑着说道,“不要这么说!我一直觉得你不错!希望你不要辜负了我!”
    
      那个和我祥静地剪着窗花的少年,
      “是!另外,上次门主派人送来的二十车货物,属下已经依照门主的意思交给诺尔殿下了。此行之前,诺尔殿下让我带话给门主,他和左相都非常感谢你,并问门主什么时候再去紫谰?”伍泰那似碧潭般绿幽幽的双眸满含期望!几个月前,夜浮生在墨山谷截获了曹子恒二十车货物。这二十车金银珠宝,本是曹子恒要送给紫谰国大殿下让儿和右丞相乌汗的!夜浮生一转手,便以他自己的名义送给了紫谰国的二殿下诺尔和左丞相起泰了。
    
      斯时,秦如风低喝道,“等等!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灵纹
      他那柔缓,虚弱的话音猛地提醒了我,我忙将手中握着的那对玉镯纳入怀中,约略检查了一下伤口,发现并没有伤及肺部,不由长吁口气,一直紧绷着的心此刻稍微有些舒缓!我起手拔出了他后背的飞刀,然后迅捷地点了他几处大穴,为他暂时止住出血!
      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夜顺势握住我的手,缓缓将其送至唇边,一边如轻触蝉翼般温柔地吻着,一边低语道,“可是,我觉得值!”
      就在这时,偏厅的门又一次被敲响!
      我望了望他,又瞧了瞧锦盒,叹道,“夜,我……”
      秦如风一怔,面上陡现一丝不易觉察的惊讶和哀伤,旋即便若流星般一闪即逝!稍后,他诚挚地对我说道,“云儿,过去我一直怀疑你就是芳婷,所以不顾一切地想将你留在身边!特别是在上次看到你小腿上的疤痕后,更是深信不疑!所以,才向你提出那笔交易!可是,从这次之后,我开始真正相信你过去的话,你的确不是芳婷!”说着,他松了紧握着我的手,缓缓站起身子,踱到窗边,静默半晌后,才缓缓说道,“因为,芳婷没有你这番勇气和魄力!她,似一朵温室中的花儿,那么娇美,那么柔弱,却经不起任何的风吹雨打;而你,却似长在丛林中的蒲公英!”
    
    
    
    清宫之生死恋  苏翱一听,忙从怀中取出一只镯子,递给夜浮生!
    
      秦如风微眯眼,抬起手,用手指在长剑上轻轻一弹,“嘣”一声,银色的薄刃泛着烛光在墙上映下微亮的光影,这轻微的颤动使锋利的剑刃亲吻着张逸肩上的肉,引来张逸一阵钻心的疼痛,殷红的鲜血浸透了黑色的夜行衣,在衣服上绽出美丽的小花。张逸忿恨地抬眼,喷火的双眸似要将秦如风嗤灭般。
    
    
    小强成长记  沐清影却不理不顾地继续说道,“不!如果,当初在雷州我带你走;如果,在沐月山庄,我不劝你回去,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
      夜浮生点点头,牵着我,向燃有烛火的那间茅屋缓步走去!随后,苏翱搀着苏远也步入了房间!房内陈设简陋,仅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两张凳子,但是极其整洁!
    
      他委婉地说了一大堆,不就是说我不怎么练剑吗?刚开始,心里因为对夜浮生的反感,所以对学武之事颇有抵触,其实净下心来想想,在这无枪无炮的时代,学武其实瞒有用的,一来强身,二来可以很好保护自己,免得被居心叵测之人算计。想到这,我不由得回眸瞥了眼夜浮生。他脸上温软的笑容没了,一双如夜空下幽深湖水的眼眸,那么深澈,那么让人琢磨不透。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男性气息和射向我的灼热目光,我有些不自在,忙往旁挪了一步,以尽量平和的语气问他,“曹七什么时候到?”
      不管风雪有多大,
    全能武神
    
    [柳暗花明:第陆拾肆章 往昔情意今日恨]
      稍顿,夜浮生才沉声问道,“沐柳,你可说完了?”那低沉的声音中暗含一分如狼般的狠历。
      我的一番赞扬使得夜浮生脸上第一次绽放出发自内心的真切笑容,若三月的阳光般温暖人心,我能感觉到他和我在一起是开心的!夜浮生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如果不是因为我们相识、相知时的方式,或许我会爱上他!
    
    
    
      看着他哀寂离去的背影,我的心有丝丝不忍。可是,他说再多又有什么用呢?不管如何,我都已经深陷其中了,又如何能够轻易自拔呢?除非我放下一切!可是,我能割舍下夜浮生吗?将来,我不知道,至少现在不行!
    
      “不,今日我一定要说!”沐清涧坚定地说道。
    
      “不知道!是不是听错了?”
      
      “当然了,京里连乞丐都没有不知道织绣坊的。他们一年只织十二件衣服,一月一件。除非是皇上,其他人都得排队,而且不是有钱就能买到,对于买的人有资格限制的,要么位列九卿,要么得有让织绣坊的坊主叹服的一项技艺,如:弹琴,作诗,甚至于茶道都可以。”
    
    
    [柳暗花明:第二十七章 生死与共]
      秦如风抬手轻轻一挥,李东退出了房间.他边走边琢磨着王爷今日的话。
      看来,沐灵月对这门亲事定是一百个不愿意了!如果真照夜浮生那样,以家长的威严强迫她接受,以沐灵月那么刚烈的个性,以后不知会闹出多少乱子,而且即便灵月真得迫于压力勉强接受了,将来也必难有幸福可言!唯一的办法,只有让那唐晓生主动出击,去真正虏获灵月的芳心,让灵月心悦诚服地接受他,才是上策!思定之后,我白了眼夜浮生,嗔道,“看不出你还真有些‘封建家长的作风’啊!”
      沐清影和沐清涧估计因为在那边没有找到陆允祥,斯时一起来到了陆剑锋这边。他们跨进房间,瞧到陆家父子,长吁口气,然后冲夜浮生点了点头,便分立于门两侧。
    
    
      这时,我才不紧不慢地对陆剑锋说道,“哦,不好意思,我已经先一步将刘战送到阴曹地府去了!”
    
      不错,我也一直在思虑这个问题,他的话引起了我的注意,不禁用眼角微瞄了瞄他!
      我微颦双眉,追问他,“难道不是你救了我?”
      我喟然长叹一声后,沉痛地说道,“我想单独和清影待一会!”
      “谢谢庄主!”沐尘和沐柳叩首说道。
      “柳云昔,你的癖好还真怪,半夜闯进屋来摸别人的被窝,莫不是来看我被窝里有没有人吧?”沐灵月慢慢踱到我的身后,讥讽地说道。      我口里“咭咭咭咭”地笑个不停,身形已如腾空嬉戏的游龙般“忽悠”一下矫捷地闪到了一旁,接着一扭身,抓起面粉,一个优美的飞旋,那面粉便向他挥洒而去。细白的面粉在空中划过一道眩丽如缟般的洁白光影。
      夜浮生此刻眉头一攒,厉声喝道,“倒底在哪儿?”
      夜浮生非但没有收敛,反而更加紧密地拥揽着我的腰际,“那又如何?只要是你,我无所谓!”
    
      不知是不是因为刚才的一紧,我的背部又传来阵阵刺痛,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嘶”。
      稍顿,我徐徐说道,“他,永远活在我的心中!我会在有生之年,一直为他祈祷,也为自己的罪孽而忏悔!”说至最后,那份难以述说的沉重和愧疚让我的声音变得细若蚊呐!同时,若海般深厚的悔恨又涌现心头!
    
    
      “请问有何指教?”那紫衣童子看了看胖男子,回头继续问道。
    
      在我怔想间,夜浮生一直深默不语,只是抬首仰望夜空,可是紧紧抓住窗棂的双手却泄漏了他此时的心绪!我穿上鞋,悄然无声地来到他的身后,双手一抄,紧紧环住他紧实的腰。
      园子里漆黑一片,只有花厅中灯火通明。刚刚拐过回廊,还未进花厅,就听到了夜浮生温润却又含着些微焦躁的声音,“不用劝了,你们分头离开吧!我明日再走!”
    
    
    
    
    
      沐清影迷惑地望了望夜浮生,然后勾下头,就着烛光,仔仔细细地将休书研读一遍后,方抬眸对夜浮生说道,“你还想狡辩?你的笔迹,我熟悉!这封休书百分之百是你写的,特别是那签名,除了你,绝没有第二个人能写出这样的楷书!”稍顿,他有些气愤地喝问道,“哥,为什么?这一切是为什么?”
      “云昔,你……”沐清影犹豫着轻声问道。
      沐清影望了望有些失控的夜浮生,又垂眸瞥了瞥手中的休书,冷冷地反问道,“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夜浮生定定地看了沐灵月一会,轻吁口气,微合眼帘,淡淡问道,“为什么?”其实,他斯时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只是他心底还是有些不相信,曾经烂漫如花,纯真可爱的灵月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身后那人迟疑了片晌,方踏着杂草,枯枝,慢慢向我走了过来。那稳健的脚步声,在轻寂、幽森的树林中,是那么清晰,这似曾相识的声音轻轻地敲击着我脑海中的记忆,一个清癯、真诚的身影在我脑海中浮现!我的心猛地一惊,难道是他?我不由侧头探望,一道修长的身影在一地如银的澄辉中,缓缓向我移了过来!此时,我已经确定他的的确确就是自己刚才猜测的人!
    
    
      沐清影紧阖双眼,无力地垂下了自己的头,他此时非常痛恨自己,痛恨自己的无能,眼睁睁地看着柳云昔受苦,却什么也做不了。一丝浓郁的伤恸从心底油然升起,渐渐在胸中氤氲开来。无意中,他触摸到柳云昔冰寒的肌肤,那从指尖传来的寒意瞬间如电流般传遍全身,让沐清影有了几分清醒。不!现在不是自怨自艾的时候,目前能帮柳云昔的,只有自己,自己一定得做些什么!他深吸几口气,努力让慌乱的心神镇定下来,开始静静地思索自己此时应该怎么做!他陡然想起了柳云昔曾经说过“反正他们是一伙的”!一伙的?一个主意在他脑海中出现。
    无限恐怖之道痴降临
      青镛关外满目遍野的白骨又浮现在眼前!我深深地叹息这些因战争而失去性命的人,他们不仅连青冢都没有,而且或许死亡的信息,都无人为他们传送回乡!他们远在家乡的妻儿或许直到现在还殷殷期盼着他们的回去!妻儿?我不由想到了自己腹中的孩子!我一边轻柔地抚摸着自己的腹部,一边满含愧疚地叹道,“孩子,原谅娘!”抚摸间,一抹冰凉从腕间传来!我俯首凝望,那轻寒的凉意是从那对若丝缎般滑腻、若千山寒雪般洁白的玉镯上传来的!注视着那对玉镯,夜浮生和我往昔的一切过往又一次涌现脑海,泪水若开闸泄洪般淌了出来,它们滑过我的嘴角,溜入了我的唇,一丝丝咸涩从口中传来!我紧阖眼帘,一咬牙,褪下了那对玉镯!我将它们放在手心里,眷眷不舍地抚摸一阵后,终于一狠心,将其轻轻地搁在了案几上!尔后,我收拾了一些自己平日用的暗器和一点干粮,带着寒霜剑,连夜离开了新摩城!
    超级男神系统  我收了刚才的心绪,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他话未说完,便被秦如风一阵森冷地大喝给打断了!
    亡国的机甲骑士
      内伤?身体?倘若不是想着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想着我的生命早已不是我一人所有,今日恐怕我就会自刎于沐清影的灵前了!其实,就算我死,也难以弥补我的过错!若不是我一意孤行,若不是我依持自己高深的内力和卓绝的武功,若不是我过于骄狂,若不是我思虑不周,没有想到秦如风和赵彬在深夜是难以开关,沐清影怎么会陪着我去冒险?又怎么会为了救我而送命呢?想着,我不由又失声大哭起来!
    我的老婆是明星
      我暗自使劲摔开他的手,走上前一步,对刀疤凛然说道,“曹七,是我杀的!”

      趁着他不注意,我忙起手,运了八成力,化手为刀,狠历地向他后背砍去!秦如风忙一侧身,挡住了我砍下的手掌!元宇灭
      和他相处这么久,还从没有看过他生气,今日夜浮生竟然眼眸喷火,额角青筋暴露,似火山一触即发的状态。他紧握拳头,尽力控制了一下,才讥嘲地说道,“死士?哼!以我夜浮生的武功修为,江湖上还没有几个人能近我的身,至于死士,就凭你那三脚猫功夫也配?挟制秦如风,没有你,我一样能做到!你太高估你自己了!”
      我望着他已经变得有些急切、恐慌的双眼,艰难地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来,“我冷!”虽然,只是两个字,却已经用尽了我所有的精力,整个人如被抽空了般,脑中一片空白,唯有一个大大的“冷”字在脑海中浮现,而且越来越大,它似滔天海浪,又似无底的黑洞,渐渐将我吞嗤。此时,我再也支持不住,两眼一黑,身子轻忽如秋日的落叶般轻轻飘落,就在要怦然触地时,一双有力的大手扶住了我。之后,便失去了意识。这是早春时节,蔚蓝的天空如琉璃般明净,几朵似纱幔般的白云在空中漂浮,柔煦、温暖的阳光普照大地,给人一种舒懒、闲适的感觉!院落中几株虬曲苍劲的梅树,清癯的梅枝枝头点点、簇簇的娇艳抹红,显示了春天的来临。梅树下,黑衣少年抱着一位身着淡蓝色袄裙的少女,那清俊的黑色、妩媚的蓝色,与树上的红梅交相辉映,一切如画般谐美,如夏日的菡萏般清丽脱俗。超级包裹
    
    我的青春萌萌哒
      他的赞誉之词,在我耳中听来,却是全然地安慰,望着他结实有型,匀称有致的身材,我竟然有些自卑,不由收紧双腿,向床内退去,试图用双腿和双臂挡住自己的身体!
      白日里金灿灿的太阳,此时变为一只金红色的圆盘,柔缓地挂在天际!一条若玉带般的河流穿过那似上等绿丝绒般的平原,静静地流向远方!清澈的河水在红黄色残辉的映射下,泛起万千粼粼波光,似无数金丝落入了银河中般,它们随着缓缓流动的河水一块涌向前方!我们一直沿着河流前进,渐渐地,美丽,若繁锦般的晚霞敛去,只余天际一抹抹蓝灰,似薄雾般的烟霭迷朦地笼着清澈的河水,绿色的田野和黛青色的远山,一切似梦似幻!逆天绝尘
      夜浮生对着月光,将那只鸡血镯细细审视了一会,方点了点头,说道,“苏公子,请带路!”说罢,将鸡血镯抐进怀中,牵着我,向青青山行去!今夜,秦如风一直在灵堂守灵。眼见沙漏已经指向二更天,便准备回房歇息了。刚出灵堂,却突然听闻有人大呼“走水了、走水了”。
      我望了望夜浮生,见他执意如此,只好应道,“好吧!那我现在就过去了!”怪厨
    
      今日是出行的第七天,原本要十天的路程,我们只用了七天,明日就可到追风堂了。在客店用过饭,本来非常疲累,可是躺到床上,却辗转反摺,怎么也睡不着。看看外面月光如练,便步出房间,来到客店的园子里。抬头仰见一轮欲圆未圆的明月挂在幽邃的天幕上,似轻纱的薄云时而飘忽过来,遮住那圆月。想着自己这些日子来的境遇,禁不住长叹一声,“唉!”正待回房,却瞥到树下仿佛有人。谁?有些好奇,便轻轻走近,仔细一看,竟然是秦如风。他背靠着大树,席地而坐,一手搁在膝盖上,支着下巴。我拍了拍他的肩,低低地唤了声,“秦如风!”影帝之路
    
    网游之玩世不恭
      稍适,他讪讪地唤道,“云儿!”
      衣柜的门被“吱呀”一声推开了。一个个子中等,身材魁梧,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想必这就是陆剑锋吧!他身后跟着一位个子瘦高,凤目轻挑,给人一种邪傲之感的青年男子。这位一定就是隶洲首饰店中刘战称呼的少主了!两人志得意满地从内秉烛而出,陆剑锋见到倒地的夜浮生,双眸精光流射,一脸狞笑地说道,“我的丝柔针滋味不错吧!”火炼星空
      一柱香的功夫,我们便到了沧州城外。
    少年神医
      我不解气地继续说道,“还有,要和我成亲,就只能娶我一人!”
      坐在床上,胡思乱想一阵后,便起身洗漱!随后,便坐在桌边,开始梳头,就在这时,门“吱呀”一声开了!异世终极教师
    
      夜浮生和自己是一块儿长大的,从小到大,夜浮生向来都是英气勃勃,淡定从容的!可孰知,今日的他却变得如此低迷,如此动情易感!看来这心一动,情一发,便害人不浅!他真有些后悔上次在枫洲应该自己亲自去,一时大意,让灵月去办,非但没有成功,反而弄巧成拙,让两人走得更近,让夜浮生更加泥足深陷。时值今日,已经无法挽回,只有寄希望于夜浮生早些醒悟,斩断情思或者柳云昔能回来,真正理解夜浮生,助他一路走下去。电影教学系统
      刘大人终于不顾劝阻,领着队伍向前行进。李将军无奈,随队押后。我和夜浮生不禁相视而望,露出了会心的一笑,鳖已入瓮。
      夜浮生每夜都会来我的房间。不知是否因为现在学了武,变得特别敏感,每晚他来时,我都会醒。起初,他拿着药来。后来,他就只是每晚都来坐坐,有时一个时辰,有时两个时辰。刚开始,心中特别反感,要下药,就下药,干嘛没事天天半夜往这里跑!可是后来来的次数多了,渐渐感受到他的孤独和内心不为人知的沉重,心里不禁想着,他,一定有着很深重的心事。看着觉得他飘忽来去的背影,是那么邪魅,那么孤独,不知不觉间,内心对他的反感渐渐淡化,如初春冰冻着的湖面,有了一丝丝裂痕!差不多有二十来天了,我已经掌握了两套剑法,轻功也还将就。感觉有些倦!重生功夫巨星
    
      赵彬言辞坦然,我心底却有些伤感。虽然我和他仅有一面之缘,但是从接触的点点滴滴来看,我觉得他是一个十分正直的人!他忠君,报效国家,却为奸人所害!奸人?抑或本就是皇上的意思?怕他手握重兵,将来居功自傲、桀骜不训,日后难以控制!想着,我的胸口若塞了一大团棉花似的,噎闷不已,心中若阴云密布般,越发沉重起来!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
      还有半个月,沐灵月就要满十五岁了,而今年是她及笄之年,所以沐清影和沐清涧准备先回沐月山庄去为她筹备!而我和夜浮生将先往追风堂看望风老堂主,然后再赶回沐月山庄为她庆贺!因此,第二日我们便分头出发了!
      夜浮生站起身,慢步踱到窗前,望着如天鹅绒般深蓝的夜幕下悬挂着的弯弯明月,缓缓说道,“云儿,如果换做几十年前,我,还算地位尊贵,能给你安定、幸福的生活。而如今,这身份,带来的只能是无尽的追杀。和我在一起,必然是整日提心吊胆,时时刀光剑影。我想没有一个女人会喜欢这样的生活!”稍微顿了顿,他继续说道,“所以,云儿,你后悔和我在一起吗?”说罢,他不由长叹一声!那声轻轻的叹息,最后悄然消逝在静谧的夜色中!极道至尊
    
      此时,夜浮生满眼都弥漫着如冬日晨雾般浓浓的怒气,他双唇紧抿,右手死死扣住桌衔,深静地望着眼前的沐柳,稍适,方听到他冷冷地从口中吐出了几个字:“让他说!”这几个字似颗颗冰雹般砸到了在场的每个人心中,让人不由心生怯意!娱乐帝国系统
    
      我微倾颈项,将头倚在他宽厚、坚实的肩头,柔声说道,“夜,别这么说!”龙武破天
      秦如风当下如梦中惊醒般,刚才微启的手臂僵在了半空。稍愣,他故作拍了拍袖子,将双手慢慢地背到了身后,默不做声地站在我面前。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财运
      虽然夜浮生说得极轻巧,似一切皆在他掌控之中般,然而,我却从他手心中渗出的细细汗珠感觉到,此时他无疑在使用空城计!

高速文字首发重生之大收藏系统 韩娱之勋章节列表剑道魔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