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重生之龙帝_ 第60337章


      牡丹,花之君子,若将来君临天下,你身边的人会是我吗?我这样理解错了吗?不敢相信的看着一身显贵的云璃。此刻的他,就让在花的中央,由牡丹圈成的一个硕大的红心中央。夕舞,看到我的心了吗?牡丹,花之君子,若将来君临天下,我身边的女人,只能是你...金丹九品
      我不以为然:“你还是快走吧,在汐峻凌轩没发现我装疯卖傻之前。”他不动。我一急,脸有些微的红晕:“老大,你武功这么高当然可以自保,但别拖累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成不?”他这才转身离去(当然是用轻功),离开之前,留下一句话:“夕舞,我们还会再见面的。”我白他一眼,这样的见面方式还是免了吧。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
      “岚宁。”他轻声细语的样子还真的让我很不习惯,好像我是他捧在手里的珍宝一样,生怕吓着了我:“我们回来了,没事了,回家了。”
      恍忽中,我听到云璃轻唤我的声音,如此温柔,如此小心翼翼,我看着朦胧中的他,如同我第一次见他时的样子,只是他的表情柔和了许多,甚至多了些许宠溺,轻抚他的俊脸,温温的,滑滑的,我满地嘟起嘴巴:“皮肤比我的还要好,还要滑,”我抬头轻啄一下,“好舒服。”然后满足地抱着他,再次闭上眼睛。却听到耳边传来他真实的笑声,我猛得睁开眼睛!
      “本门主当然知道你的忠心。”我意味深长的说道:“有你这样忠心的丫头,老门主应该很欣慰吧?”
      我飞奔到他身边,宣告似的吻上他那比女人还光滑的脸道:“我男朋友!帅吧?”
      “皇兄。”他放下手中的茶杯,一脸恭敬的看着那个冷面人。阴阳鬼务师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是。”
      “哟,还真是个惹人怜的好货色。”
      “今天我要和闫老板谈生意,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十四一改嬉笑,正色道。这正是洛水欣赏他的原因,劳逸结合,唉,他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呢?
      “我是被他抢来的。”如此平静的一句话却如同平地里的一只轰雷!炸得我头晕目眩。萌系大陆
      “是刚起来吧?”允修饮着手中的茶问。
      “暮天遥对寒窗雾,雾窗寒对遥天暮。”
      “提起这个老子就有气,那个写曲的早不生病晚不生病偏偏在老子要大放光彩的时候一病不起!叫老子好生难过!”剑气凝神
      洛水心满意足的享受着胜利者的优势,等回过神来,却一脸迷茫,“咦?我明明记得刚刚这里的小卒是我的,怎么会。。。”然后宫女也一脸迷茫的附和:“姑娘大概记错了吧?”
      直到我们老的哪儿也去不了最后一个修真者
      穿戴整齐之后,我再三的照着镜子,生怕哪一点给漏掉了,此时的云璃站在我身旁,一脸痴迷的看着我道:“为什么我越看你越可口呢?”那一脸的谗像让我不禁失笑。
      “等等等等”我急忙打住她接下来的滔滔不绝:“你刚才说谁?星?!玄郁宫的星?!”
      “姐姐怎么猜出来的?”忆尘一脸惊讶的看着我。
      “你们先送小少爷回去。”我将提灯笼的手又握紧了些,“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
      “罗刹林。”
      ***
    黑暗血时代  在青兰为我加上最后一桶水的时候,我笑着佯装要泼她的样子,看她尖叫着跑向门口,我才将水泼在自己身上:“青兰你也快去泡个澡吧,不用伺候我了。”
      “看来姑娘病得不轻啊,正好,皇宫里有最好的御医,顺便为姑娘诊治诊治。”
      第六十四章
      我愿为他建造一个美丽的花园
      “走吧,时辰不早了。”我看了一眼挂在空中的月亮,绝然的转过身去,不去看他受伤的表情。
      ***
      “璃,这么晚了怎么会想着过来看我?”月舞那如水的声音正在渐渐将我的心击碎。
      我轻笑:“你以为在伤害了云璃之后,我还不会受到伤害吗?”这是有生以来我吃得最压郁的一顿,我叹了一口气,入下碗筷:“我吃饱了,你慢用,你先行一步。”我说了先行一步,而不是我先走了,我是在告诉他,我别无选择,既然无法回去,那我宁愿做一个以夫为天的古人!
      好容易稳住身子,不待我发作,他却先用那修长的手指指着岸边亲卫队所站的方向:“看!”话音刚落,只见数朵烟花在岸边腾空而起,有的甚至在水面绽开,真的犹如出水芙蓉般。
      “皇上,”一个年长的大夫战战兢兢的跪在二人面前,小心说道:“情殇这种毒,草民也有所耳闻。。。”他小心的抬头,看着二人并无杀他之意,才徐徐说道:“听闻中毒之人,必须有深厚的内力护体。。。”
      “回去吧,你烫伤了。”云璃一脸关心的样子,让我想要流泪。他拉起我的手想要离开时,一双小手拉住了我,是小辰那受伤的眼神,就如同当年我明白妈妈是故意抛下我时的表情一样。心中一痛,我抓起他的手:“你愿意跟我走吗?”
    都市之超级文明  “臣遵旨。”
      “尽管试试。”那蒙面的女人从荒废的院墙上一飘而下,白衣胜雪,真的比仙女还美,虽然此时看不到她的长相,不过,我认定了她就是我心目中的女神啊!
      第十三章
      “小辰少爷送字画一幅。”
      “看到那个红衣女人了吗?”一个声音传来:“那就是我。”一团白雾中,走出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只是,那眼中多了几分杀气与不甘。
    文圣天下  云璃毫不掩饰的开怀大笑,而我也差点被那些花痴的口水给淹死,我用手捂住他正笑得合不拢的嘴:“不许笑,要笑回房笑个够去!”
      “没事儿,只是一时不适应而已。”我将披风递给青兰,道:“我出门前交待你的事都办了吗?”
      “左某没想到,以洛兄和嫂子如此深厚的感情,在这烟花之地也会有如此多的红颜知己啊。”左贞话中听不出的意味将酒水一饮而尽,却无意识的避开那名向他身边近凑的女人。洛水不以为意,也将酒杯举起,一饮而尽。
      我看着佐祯,又看看身材远远比他健壮一倍的札齐娜,强忍住笑意,然后起身朝札克作揖:“小弟酒力尚浅,再加上一路上奔驰劳顿,容小弟先行回去休息,改日再同大哥喝个痛快,如何?”
      “听说你要出远门?”在准备了数天之后的一个大清早,云璃就跑到我的卧房,将我从周公那里给拉了回来。
    剑圣  跟随侍女轻步走上专门献唱的楼阁之内,白色轻纱曼舞。随风而动的不止是那薄如蝉翼的白纱,还有我那颗凌乱的心。手指撩拨着琴弦,唱起早已准备好的歌曲:
      “回宫!”
      “你。。。”一个月舞,一个青兰,两个粉雕玉砌的可人儿,在这样阳光明媚的下午,脸色却如同正经历严冬般,冻得铁青!
      一只温暖有力的臂膀此时从天而降,护住他有些发冷的身体:“贤弟在想什么?”看似无意的问话,却让人看得仿佛深情无陷。
      “青兰,我们出去逛一下好不好?再这样下去,我真的要疯了!”我哀求的看着青兰,举起双手保证:“放心,我绝不闯祸!”
      “只是。。。”
      汝妻朝云”
      却见他无奈一笑,并不说话。
      “美啊,的确很美,”我偷笑着轻轻挣脱他的怀抱:“但又怎么比得上我迷人呢,你说是不是?”
      “是不是因为小辰?”
      看着如此亲密的两个人,云璃感觉自己快要被妒火吞噬了,想要把那男人大卸八块的心都有。观注着主子的表情,王岚心中一惊,在罗刹林看到她掉入洞窟之中后,公子便再也没笑过。此次,看到一身女装的夕舞,虽说眼中多了一分惊艳,但更多的是担忧,以公子的性格,怕是不会放手了吧?
      “青兰,”我止住她这个冲动的动作:“别意气用事。”
      “柳儿,你还是保命要紧,我这条命,早在父皇先殒的时候,就该消失了。”
      第一次看到泪雪的作品,我脑中第一闪过的人是你,因为,只有你,才可以画出如此不被束缚的作品。也因为这些画,让我深深沦陷。我曾将半个江山相送来挽留泪雪先生,你可知,我留的不是他,而是你啊!可你始终不肯接受,不肯承认,你就是我执着追求的那个人。你选了云璃,选了一个父皇始终认可的君临天下。
      连天都不忍再反对。。。”看着阁楼对面如胶似漆的云璃和萧心,还有月舞那妒忌的眼神,我的心一阵抽痛,喉间再次感到腥甜,正在这时,只觉身后一股热力传入体内,心痛的感觉稍缓。我想转头看清楚这个人,一次次帮我却不让我见他的人,究竟是谁?!
      那男人看着她消失的方向,邪魅一笑:“夕舞,你是我的!”说着,纵身一跃!
      “这么暗的夜色,你不觉得少了点儿东西吗?”泪雪看着我颇有韵味的深笑。
      “洛柏,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臭丫头,我对你不好吗?”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包草药:“这是天山雪莲和千年人参,对增进功力很有帮助的,我知道上次与千木一战,你心里一直耿耿于怀。”
      “我可是‘玄汐殿’的人,如果出什么事的话,汐烨不会不闻不问的。”我不自主地后退一步,警告他最好不要乱来。
      只见洛水一袭白色落地长衫,随风飘动,头梳云髻,隐约中还有一只蝴蝶发饰若隐若现,手中玉镯环佩叮当作响,闪闪发光,似要将世间一切阴暗照亮,他脸上终于露出与他气质完全不相符的苦笑,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澜珊处。寻寻觅觅不惜穿越,原来只为认出你。但如今却已物是人非。那眼神中有心痛,有不甘,有愧疚,甚至有。。。爱慕?!
      去掉我左手的手套,我的左手一时受不了突袭的寒气,试图抽回来,却是徒然,我一点力气也没有。只觉得他拉着我的一双手有些微的颤抖,一个轻吻落在我手上,我心里一阵尖叫:死变态!趁我生病竟然偷亲我!之后只觉得口中有香甜的汁液流入,鼻间也闻到一咱奇异的芳香,一时间如在云里雾里,整个人飘飘然起来,接着沉沉睡去,结果,我这一睡,便睡了两天两夜,紧接着到了元宵前夕。
      “不行,我已经邀请的所有的大人,甚到父皇,到时候我要当众给他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对了,到时候还要麻烦你准备一曲。。。”
      只见云璃眉头微皱,恍惚间一只柔荑抚在他眉心,心中一震,刹时回过神来:“此事便交于叶枫和马宇才两位将军,王岚随军督战,不到万不得已,不得兴兵作战。”
      “辰儿,爹爹呢?”
      “你小子,欠揍是不是?”我紧握拳头佯装要打他,没想到他身后的两个男人就像心电感应似的,同时抽出闪着寒光的宝刀,愣是让我挥出去的拳头生生地停了半空中。
      “先生请过目。”
      当我正专心为手中的琴校音的时候,月舞跑来,我头也不抬,也许是不知道如何向她解释吧?
      “是,青兰记住了。”说着还极给面子的掩面一笑,不时偷看萧心的表情,然后在我的暗示中退下。
      “他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我轻笑:“而且,结婚之前,我当然想要感受最后一次的独自旅行啊。”然后在她不解的眼神中闭上眼睛。      他就这样坐在我面前的椅子上,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我就听青兰的话,摆个屏风在这里遮着点也好啊。
      我笑:“好聪明啊,他是我儿子,我不想他受到伤害,所以,如果你执意要用那首歌,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
      “不知二位可有兴趣下来一叙?”殇帝不知何时命人搬来茶点,一脸闲情的看着屋顶上的两人。
      “林叔,”洛水轻笑:“小孩子好奇心重,难免会有做错的时候,你这一打,万一打出个好歹来,将来心疼的还不是自己?”不待林叔开口,他便头也不回的叫了一声:“小小洛!”
      ‘噗!’希珏云璃吐出一口鲜血,承即擦干,唤了一声身旁还在发呆的王岚道:“夕舞。。。早已不在了。”只剩个相似的躯壳,而今,这个让他思念的躯壳也不在了。。。耳畔却依旧飘着那清柔的歌声:“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
      琪琪府中
      “呜。。。”我用手捂着嘴巴,不想自己控制不住将胃里的东西给吐出来。这时,泪雪将我打横抱起,向远处飞去。我们落在一片瓦屋上,他不停的为我拍背,当在我面色恢复一些之后,才问他:“那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出手如此狠毒?他们只不过也是为了养家糊口而已。”
      “对了,我昨天是怎么回来的?”吃午饭时,我终于完全从梦里清醒过来。
      “不知道,不过听说这次好像是意外。”
      “我今天不想跟你吵架,让开!”我想此刻的的表情一定比厉鬼还要狰狞,否则他的样子怎么会像活见了鬼似的?“喂,你不要这副样子看着我好不好?我的样子真有那么恐怖吗?”我急急的摸着自己的脸。
      第八十一章
      待她端着汤药进来的时候,我早已将圣旨重新卷好,递到她手中,还不忘交待:“切记,一定要保管好,这可关系着我一辈子的幸福呢。”
      “走开!你们谁也不准再碰她!”云璃发了疯的抱着那个女人朝门外奔去。
      他?允修这个名字多长时间没有想起过了?勉强一笑:“不过,说不定,此次还要你帮忙一二呢。”
      “可是你做了一件连你自己也无法认同的事,”他轻啜一口白酒道:“你竟然要一个有妇之夫。”一句让我的一片天空刹时崩塌。
      “此次又是你一人?”王九微恼,“不行,此行我陪你去!”
      只见他俊脸一黑:“夕舞。。。”
      “算了,好好休息,等我回来。”如此暖心的话,却不是云璃对我说的。而我,直到死,也不会告诉他,我中了毒,不想他为我涉险。哪怕他为我涉险的几率只有百分之二十,我不容许他有一分闪失!
      多少次午夜梦回,心心念念的,何尝不是她与他的最后一面,她用那暖而轻柔的香甜亲吻着他的唇。嘴角间不经意的挑起一抹笑意,如果不是对他有意,她怎么可能救他,如果不是对他有情,她又怎么可能吻得那么缠绵,是她故意忽略,但是,他却那么骄傲的了解她。却还是忍痛放了她。放她走,是他此生最大的悔。如果当初他将她带走,如果当初他没有离开,没有放开,没有自以为伟大的祝福,她便永远是他的。直到接到那纸鲜血淋漓的飞鸽传书:“夕舞,重伤,落崖身亡。”短短八个字,却使得他的心如同被万马千军踏过一般,没有了知觉。生,亦如死。
      “他?”我激动地紧握住她柔弱的双肩,“他是一个男人,对不对?是他教你的对不对?”她一脸迷惑,不知我为何如此失态,却也诚实地点头。
      “小小洛,这头白发你可治得了?”洛水一脸焦急,看着殇墨毫不在意的甚至有些得意的表情又气又恼,哪里有一点一国之君的样子?
      ‘没错,将那系锁之人的心血取出,方能解开。’
      “青兰,不要下跪!”我义正言辞的看着她,一阵风吹过,感觉自己真的好像是个救世主的模样:“人与人都是平等的,你忘了我教你的吗?”
      “想象力?”
      “奴婢叫小五,是专门来伺候您的。”我说着双眼含笑,走了过去,实在是忍不住想看看她的样子。
    诡异女邻居的秘密  ***
      “主子。。。”小四再次小心翼翼的叫着,却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些什么。却见那一脸的忧伤此刻被一脸的坚决所取代:“既已来到桃源村,那么就尽快把东西准备齐全,在。。。哥哥到达之前。。。至少,让我为他分担一些。。。”
    桃色腥闻  ***
      “是。”
    黑铁之堡  “你留下,她大婚之前,将那株‘亡灵之花’交给她。”轻叹一口气:“也算留给她做个纪念。”
      一个念头从我脑中一闪而过。我吸了一下鼻子道:“好妹妹,你还是先帮我熬碗姜汤吧,我这几天不出门了,这几日你代我去问候萧心姑娘,把她康复的状况如实的回报给我,听到了吗?”萧心,我心里苦笑,我真正的情敌,云璃的初恋情人。
      “再美也没有萧姑娘美啊,于她,我也只不过是个陪衬而已。”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
      “娘娘国色天香,穿什么都漂亮。”小云发自内心的称赞着自己的主子,因为有这样一个美女主子,让她这个小丫头面子上也贴金不少,连出去买东西别人也会多给些。

      ***人类已经无法满足吾等
      “是啊是啊。”
      好,我离开,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我看着他,知道他一定猜得到我在想什么。全球怪物在线
      我看向云璃,得到他的暗示后,才走到泪雪面前,一揖身,双手接过画轴,却在一瞬间,他的手指划过我的手背,我脸色一变,他的动作太快,快得我还以为那只是我的幻觉。只是那残留的温热提醒我,他就是那怪人!非礼过我的变态!
      “乖乖把你们车内的东西留下来,大爷就饶放你们一条生路!”带头的小猴腮显然是个有点头脑的家伙,知道拿着手中的大刀晃上几晃来吓唬一下。文娱至上
      “区区一介流匪可以隐忍四年来筹划报复一个人吗?”那人眼中精光乍现:“你以为,在害死我那么多兄弟之后,我还会让你潇洒快活的过活吗?”
      “明天出发去岚宁吧,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岚宁。。。”我在心里来回咀嚼这两个字,不知道他所谓的好多事是指什么,只是隐约感到不安,他的决定是那么坚决,不容改变。猎手遮天
      “没事了,回家了。”我闭上眼睛,好累。
      只见那高高在上的王者轻笑出声,和云璃一样好听:“我儿得你,不知是福是祸啊。”然后拍手让那个引我们来的小太监带我们退下,并宣殿外那个小太监进殿。香江大亨
      看着避鬼似跑开的夕舞慢慢消失在黑幕中,允修才收起那一脸的嬉笑,冲着远方低喃:“既然来了,何不现身相见?”
      ‘轰!’驱魔传说
      “没什么,本想昨晚请你看场好戏的,可惜,你不在场,这戏演了也无趣。”
      “洛水,不要固执。。。”暧昧神医
      “已经过世了。”她的眼神有些黯然。
      “你不明白。”朝云任由他帮自己把唇角的血水抹去,“能与她相守四年,已经是我的奢求,如今,我这幅样子,除了拖累她,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阴间邮差
      “先生!”洛柏从外面回来,一脸震惊的看着早已面色苍白如鬼的洛水。
      “看夫人气色不太好,可是生病了?”泪雪一本正经的问候:“在下略懂医术,可以为夫人把一下脉。”天兵在1917
      ‘啪!’一声轻响,殇墨手中的琉璃杯已然碎裂,那婢女惊恐的看着他,结果对上他冷漠的双眼,幸好也算机灵,很快拿出一个新的酒杯为他满上,众人也因那绝色舞姿,丝毫没有注意到他这边有何不妥。直到一曲舞毕。殇墨与千幽影提前退席,而那白裙女人也被随后召去。众大臣也纷纷识趣的离席。
      “放开姐姐!”青兰一把剑抽了出来,我想要阻止却也晚了一步,你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这不成心给自己找刺激呢吗?还算那家伙识相,早施了轻工,飘飘然出了‘畅听阁’。无限进化
      只一刹那,一个红色的身影自他眼前迅速消失,只是身旁这个神经大条的女人却毫无察觉,他不会告诉她,因为不想吓住她。却一改刚才的严肃嬉笑道:“看来你不仅长相是十八岁,连心智也只有十八岁了。”结果意料之中,他看到女人逐渐变黑的娇颜,一笑,心中温暖异常。
      “这样啊,”札齐娜了然地看着我,“我懂了。”说着甩开佐祯的手,快步走回自己的帐篷。神魔无双
      微风轻拂,碧波荡漾的湖边,春风吹过的柳梢,那些娇绿的嫩芽正在悄悄把头探出枝条,吸收着湖面流荡的空气。一条精致的小船停在岸边,一队璃亲王亲卫队整齐的排成一排,守在船边,颇有一副接受上级领导验兵的架势。
      “无论成功与否,天亮之前,我定赶回。”洛水一脸坚定地看着小小洛。然后转身走到雅间的窗前,纵身一跃,消失在夜幕中。仙道之主
      那执灯的老朽却一脸激动的看着我:“终于让老夫找到了,哈哈,老夫没算错,世间果真有此人!”说着便要上前来握我的手,却被云璃及时拦住:“你想做什么?”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王岚拦住了已六神无主的管家。最强修真屌丝
      第八十三章
      “那请问。。。”可惜我话还没说完,她便从我面前飘过,只留下那具没有人头的尸体,与我面对面的呆立着。带着农场混异界
      洛水无奈的摇头,王九却哈哈大笑:“洛贤弟可是后继有人喽。。。”
      “姐姐,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是我背叛了你。。。”唐冢
      这几日我因身体不适都没有上街头上走动,而青兰也一直陪在我身边,我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只得说道:“愿听皇上教诲。”
      “柳儿,从今天开始,你便是先生的人了,要全心全意的伺候先生,知不知道?”希珏宣缘的一席话,更惊得众人面面相觑,原来这个美人儿便是轰动一时的岚宁才女李柳儿,没想到她竟然甘愿在宣缘王府为奴为婢,看来这希珏宣缘的确有两把刷子。完美世界
      “嘿嘿不过没关系,”只见小小洛天真一笑:“你只要将文姐姐带来小住几日,之前的帐咱们就一笔勾销。”
      “切!你到是想得美呀!”我咬牙切齿的把脸转向车厢外,允修的身影在我面前一晃而过。我用力搓揉一下眼睛,切!这个臭小子,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这样的来去匆匆?未来战警
      “看来我们的小公主记性不怎么好啊,那要我来提醒你一下,当初你临走时的衣服可是我帮你换的,你不会没想到吧?”
      “你究竟是谁?”鲁玄一脸戒备,他早该料到此人是有备而来,奈何那不孝子几次三番的跟他混在一起,劝也不听,他们又怎会落得今天这般下场?剩女的诱惑
      “咳咳!那个。。。吃饭,吃饭。”我两手并用,用力往嘴里塞东西,整张脸都快埋到碗里去了。却被云璃一手托起:“害什么羞,我们本来就睡在一起。”云璃,你杀了我吧!

高速文字首发山河图仙家庄园 末世重生之龙帝章节列表全能武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